折腾半个月,收入2块钱,我们为什么还在拼命抢红包?

2020-01-23 20:15:12 188 微信抢红包 折腾,半个月,收入,2块钱,我们,为什么,还在,拼命,红包

  区别出来了,没参加活动的人,谈的是利弊得失;

  参加活动的人,讲的是情感、氛围和乐趣。前者是个体视角,后者是群体视角。

 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庞勒曾在《乌合之众》一书中评价个体与群体的不同,“私人利益几乎是孤立的个人唯一的行为动机,却很少成为群体的强大动力”。简单说,个体讲利益,群体谈情感。

  在庞勒看来,群体中的个人不但在行动上和他本人有着本质的差别,甚至在完全失去独立性之前,他的思想和感情就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  “这种变化是如此深刻,它可以让一个守财奴变得挥霍无度,把怀疑论者改造成信徒,把老实人变成罪犯,把懦夫变成豪杰。”他一针见血地评论道:

  “是群体,而不是孤立的个人,会不顾一切地赴死犯难,为一种教义或观念的凯旋提供保证,会怀着赢得荣誉的热情赴汤蹈火,会导致人们——就像十字军时代那样,在几乎全无粮草和装备的情况下——向异教徒讨还基督的墓地,或者像1793年那样捍卫自己的祖国。”

  当我们参与红包活动,我们不再是孤立的个体,而是经由社交玩法彼此连接成一个群体,这个时候,“我们自觉的个性消失了,形成了一种群体心理”。

  群体的显著特点,就是“情感用事”,理性退居幕后。作为一项群体活动,最终红包奖励的多与少不再重要。

  我们看中的,是参与其中,成为群体的一员,“反正我不管,大家都在玩,我也不能落后”;以及在群体活动中实现的情感满足,如互动产生的被需要感、馈赠带来的自我形象优化等。

  就像十年前开心网上兴起的偷菜游戏,有人半夜三点起床偷菜、抢车位,有人因上班时间偷菜被开除,甚至有人痴迷到真实农场中偷菜被刑拘……游戏的火爆让“偷菜”一词成功入选“2009年度中国文化产业十大关键词”。

  人们乐此不疲地偷菜,甚至不惜付出一些代价,究竟为了什么?是金钱吗?根本就没有金钱。人们看中的,是游戏本身带来的群体互动。

  群体的魔力

  问题来了,群体为何有此魔力呢?心理学家尝试给出了各种解释。

  (1)群体极化

  作为社会性动物,我们需要参考群体行为来判断自己的心理、行为、能力和生活状况,我们会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,通过模仿和从众让自己更加适应群体“主流价值导向”。

  心理学家发现,这种社会比较心理,通常促使个体极端化自己的观点和行为,以便展示更加理想、更加符合群体价值导向的自己。从结果上看,群体决策会比个体决策极端得多——要么极端保守,要么极端冒险,这种现象被称作“群体极化”。

  在“群体极化”效应下,利弊算计通常被弱化,诸如尊严、自我牺牲、信仰、对荣誉的爱、民族自豪感等在群体中被放大,成为影响群体决策的主导因素。

  如庞勒发现,相比对证据的重视,陪审团成员更愿意展示自己的慈悲心,“一位怀抱婴儿的母亲只要装出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,就足以打动陪审团的慈悲心肠”。相比逻辑严谨的同行,善打感情牌的律师更容易取得辩护的胜利。

  启示在于,主打感情牌、凸显群体主流价值(70后、80后、90后各个不同)、为用户提供凸显这种价值的便捷操作,才更容易产生社交裂变效应,在众多红包活动中脱颖而出。

  (2)自我说服

  当行动与认知不一致时,为缓解认知失调带来的焦虑和压力,人们通常会改变认知,把行动合理化,这就是心理学中的“自我说服”现象。

  这种心理在群体中得到强化。对于群体行为,没人愿意公开表示反对,会在群体中产生一致性幻觉,即每个人都认为其他人都赞成这种行为。个体感受到这种“群体一致性”的压力,除了不发表反对意见外,通常会发自内心地改变自己的看法,把群体行为合理化。

  所以,群体行为通常会自我强化,参与的人越多,越会受到更多的人真心拥护。在圈外人看来,通常意味着群体抱团、顽固和难以说服。

  圈外人和圈内人,一个说理,一个谈情,不在一个频道上,鸡同鸭讲,自然沟通无效。

  (3)从众与众从

  在群体活动中,“从众”和“众从”相继发生作用,让群体活动像滚雪球一般,波及范围越来越广。

  从众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吸引,越多的人参与就能吸引更多的人。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,电梯里有三个人,你和你的朋友走进电梯后随即转身背对电梯门,第三个陌生人虽然不知所以,大概率也会转过身去。这就是从众的力量,我们倾向于和多数人保持一致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微信群大全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cyxsfj.org/weixinqianghongbao/297.html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